Share

October 17, 2017

#Mark# //@美人她爹:天圆白鹤上不去,地方蓝鸟下不来,横批:特雷://@zzzz有毒:一个上不去 一个下不来 October 17, 2017 at 04:09PM

@SinGeno_Jr : #Mark# //@美人她爹:天圆白鹤上不去,地方蓝鸟下不来,横批:特雷://@zzzz有毒:一个上不去 一个下不来 October 17, 2017 at 04:09PM via Weibo http://ift.tt/2yQSod5
October 16, 2017

大象的选择

@河森堡 这两天看了一篇论文,让我念念不忘。 论文里说1993年的时候,坦桑尼亚的国家公园闹旱灾,公园里的大象也因此遭了殃,在灾难面前,不同的象群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对策。有的象群果断跑路,迁徙到了很远的一处新的栖息地躲避这场灾难,而有的象群则选择坚守在原来的栖息地中,希望能熬过去。事实证明,跑路是对的,那年的年景特别不好,干旱来的比往年更猛烈一些,国家公园里小象的死亡率是往年的10倍,特别是留守下来的那个象群里,小象损失的特别惨重。 后来研究人员就奇怪,为啥灾难来临之际,有的象群就知道跑路,而有的象群就傻不愣登地留守呢?调查一番以后才知道,原来是象群领袖的年龄不同导致的,跑路象群的头象年纪比较大,最年长的能有45岁,他们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坦桑尼亚1958到1961年的自然灾害,年长头象小时候就跟着族群一起跑路过,所以知道远方栖息地的方位和距离,现在年景又不好了,它凭借着自己年轻时的经验也能带着自己的族群再跑路一次。 可是留守的那个象群的头象才33岁,太年轻太单纯,甚至可以说很幼稚,60年代初的灾害就赶上一尾巴,而且小象崽子,不记事,所以对跑路的这套流程啊细节啊都记不清,这次灾害来了,就傻乎乎地带着族群选择留守了,结果遭殃了。 最后这些科研人员完还感慨,说:“极端气候事件形成了一种选择压力,筛选出了那些有特定行为和知识储备的个体。” 我觉得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得从历史中长教训。 我忍不住想象出了这么一画面,旱灾总算过去了,年长的头象带着自己的族群回老家以后看见留守的象群已经半死不活了,于是用自己的大耳朵挡住嘴和身边另一头大象低声说:“你看吧,还是太年轻。” 参考文献: Foley C, Pettorelli N, Foley L. Severe drought and calf survival[J]. Biology Letters, 2008, 4(5):541-544.
October 16, 2017

#Mark# 数据与哲学。//@来去之间://@白城以北://@橡实://@永夜:马//@庄表伟:很有意思//@梁斌penny:值得思考//@沈浩老师 October 16, 2017 at 07:44PM

@SinGeno_Jr : #Mark# 数据与哲学。//@来去之间://@白城以北://@橡实://@永夜:马//@庄表伟:很有意思//@梁斌penny:值得思考//@沈浩老师 October 16, 2017 at 07:44PM via Weibo http://ift.tt/2yPAoQs
October 14, 2017

知道为什么颜色鲜亮的蘑菇没人吃?因为人,或者说动物靠视觉辨认危险,会把危险告诉后代,以避免危险。现在呢?这叫种族歧视。#Mark#//@http://Hydro-Heat@开目为昼的男人:转发微博 October 14, 2017 at 10:50AM

@SinGeno_Jr : 知道为什么颜色鲜亮的蘑菇没人吃?因为人,或者说动物靠视觉辨认危险,会把危险告诉后代,以避免危险。现在呢?这叫种族歧视。#Mark#//@http://Hydro-Heat@开目为昼的男人:转发微博 October 14, 2017 at 10:50AM via Weibo http://ift.tt/2gaEBCV